书架
万人迷每天都在修罗场被宠爱[快穿]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9.疯批A攻x被改造人鱼o受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给荼夭喝的牛奶并非是寻常的牛奶,而是添加了安眠、催情类药剂的牛奶,长期服用,能使得身子愈发娇软敏感,出现令人惊喜的改变。即便荼夭仅服用了一星期,药效就很显著。刚一叼住,慕铎便觉得那多汁的白桃,他呼吸一下子就乱了。慕铎是比较清冷俊美的长相,此刻眼底闪着贪婪掠夺的红,眸色暗的像深渊,反倒像是个色中饿魔。


他压着人又吮又舔,磨得破皮嫣红,方才放过了被他蹂躏的可怜兮兮的软肉,双臂撑在荼夭脑袋两侧,非常有兴致的看他被情潮逼的泛红的脸。他知道“牛奶”里的催情效果会让荼夭有感觉,当下便更加恶劣的玩弄着这具正被开发的身体。沉浸在睡梦中的荼天果然承受不住了,皱着眉,小口喘息,手脚并用的挣扎。慕铎便顺势又掐紧了他的腰肢,继续吸吮着软肉。


边舔吮他还边不满意的说:‘荼夭这里究竟要过多久才会产生液体呢”


“快点产出吧。”含有汁水,那滋味一定很美妙吧。慕铎只要一想便兴奋的发狂。荼夭自然没办法回答他的话,只觉得梦中都有一一个烦人的家伙在黏着他。


他下意识的,一句呢喃的话脱口而出。


“呈夙哥哥,别闹。”说完,胸口作祟的力道果然消失了,荼夭眉毛这才舒展开逐渐睡的安稳。如果他睁开眼,一定能看到慕铎此时的神情究竟有多么阴鸷可怕,英俊的眉眼都因愤怒微微扭曲。


因极致的愤怒,他修长有力的手掐上了荼夭天鹅般优美的颈。


“呈、夙、哥、哥"慕铎几乎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四个字,愤怒使得他手指不断用力。-z67铎此刻的感受在听到荼夭那声“呈夙哥哥”后,他只觉得满腔的愉悦都瞬间被愤怒所取代,与此同时,一股陌生的、名为嫉妒的情绪像一把刀子一样翻搅着他的内脏。这种嫉妒让他几乎魔怔癫狂。


让他恨不得直接掐死床上的人来缓解心中刀割般的痛苦。


不过慕铎在最后一刻终究是冷静了下来。


因为他听见濒死时的荼夭求救般的呼喊了他的名字。


慕铎眼中冰冷的杀意又瞬间的转变为柔情。他怜惜的看着荼夭因呼吸不畅而惨白的小脸,吻去他眼角生理性的泪水。


“求助的时候知道找我了,怎么,其他时候不记得我呢”铎知道自己在荼夭身上投放了比预计更多的关注,知道事情已经隐隐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但慕铎不想改了。


他现在只想切断荼夭与外界的联系,不论是呈夙,还是帝都学院的一切。甚至想,干脆让荼天失忆算了。或者做的更绝一点,将他的鱼尾一点点碾碎,将他整日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让他在绝望中一点点被驯服。荼夭有他就够了,不是吗


这些病态癫狂的想法几乎在摧毁着慕铎本就仅剩不参”的理智,凝视了荼天许久,他才离开房间,联络了一个人。兴许是那药效太惊人了,即便晚,上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荼夭仍是没能记起昨天的事,只在醒过来很快发现了脖颈上的青紫指痕在象牙白般的皮肤上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他愣了一下,用指尖触碰,刺痛感让他皱7了皱眉。让他心中隐隐产生了-一个糟糕的想法,不过很快,他在怀疑的对象脖颈上也看到了相同的痕迹。慕铎皱眉:“是吃什么过敏了吗“荼夭便快速打消了想法,被慕铎拉去上了药。除了早上的插曲,荼夭去学院也觉得诸事不顺。先是上课教室全被恶意占满了,他只能去空教室自习,再就是机甲课程上,那个曾出言嘲讽他的慕家表小姐污蔑自己偷1了她的东西。


原本机甲室也有监控,但就是那么巧,上课前被人恶意破坏掉了。


这下荼夭也明白,这是那位表小姐刻意谋划的了。


还是看在慕铎的面上,他,而不是被退学。污蔑让荼夭感到很愤怒。


这里是帝星,强权至上,他只能求慕铎为他主持公道,当然免不了代价。代价就是被顶在餐桌上,[u。慕铎又将自己的舌尖咬破,跟他交换着融了他的血的口水。吃了那血,荼夭便无法控制的浑身发热,只能潮红泛上了眼尾、无力的推着他的脑袋。


"可以帮我了吗"慕铎这才心情好的对他笑了笑:-二天,荼天便又能回帝都学院。


但这解决不了根源问题,他在其他同学眼里,反倒成了有慕铎庇佑、嚣张又天性恶劣的人。那位表小姐也更加厌恶荼夭,机甲课,上当众指明了荼夭来挑战。荼夭并非是软弱的人,人鱼的天性也使得他好强好战,


当即便接受了这位表小姐的挑战。


他们开着学院提供的机甲,双双来到了比赛擂台场。场下,几乎全学院的人给慕家表小姐加油喝彩。


不过他们高估了表小姐,也低估了荼夭。比赛才一开始,毫不留情的荼夭便几乎是碾压般的扩之力。有高傲的自尊也被打碎了,屈辱的选择了认输。比赛却并未停止。那从开始便占据优势的机甲反而进攻愈发狠厉,直到用长长的铁剑将表小姐的机甲贯穿到了对面的墙上,比赛才以如此惨烈的结局终止。


全场死寂了三秒,随后传来齐齐的、愤怒辱骂的声音一一辱骂荼夭的心肠歹毒、心狠手辣。机舱内,荼夭脸色从不敢置信,到了苍白麻木,又转变为深深地绝望。从表小姐认输那刻起,他便已然开启了关闭机甲的程序,可就在这时,机甲失控了。荼夭就算想证明自己的无辜,看着从血泊中被救下来的表小姐,听者哪些愤怒的辱骂,一时也只剩下无措与茫然,从骨子里渗透无尽的寒意。最终还是匆匆赶来的慕铎解救了荼夭。x7慕铎的怀里,忽然就有些委屈,他白玉手指屈起,攥着慕铎的手指尖发白:“我没有故意伤她,是机甲出现故障了慕铎捏起他的手指安慰般吻了下,“好,我相信你。”说着,慕铎便叫来了专业人士来检查。专业人士很快检查完毕。


”没有任何故障。


还未从绝望中缓和出来的荼天又一瞬间掉到了地狱,脸色惨白的像一张纸。这次连慕铎都不相信他了。慕铎沉默了三秒,缓缓地将怀中的人推开,眼里写满了失望,“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是因为昨天她害了你,你便一-定要报复回去吗"张张合合,溢出无力的气息:“我没有慕铎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目光盯着他。


“荼夭,真没想到你心肠居然这么恶毒,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后退一步,转身就要离开。荼夭看着他的背影,心慌使得他''下意识的便追了上去,抱住他:“你也要像呈夙那样抛弃我了,是么"


慕铎后背僵了一僵,拳头攥紧,似是隐忍着什么,良久才转身,将人紧紧按住怀里。


这在外人看来,是对心爱人无可奈何的妥协,可只有郁情知道,那是目的得逞后7i奋的隐忍。


郁情薄凉的扯了扯唇,慕铎,老阴谋怪了。慕铎想借此掌控荼夭,他偏不让他如愿。郁情目光在机甲和那几个工作人员上扫了眼,指尖几道黑雾流窜了出去。有了慕铎的“保护”,这件事最终还是“平息”了过去,只以荼夭被开除为最终结局。


这件事给荼夭情绪上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他消沉了数日,方才勉强振作起来,想要外出去机甲基地练习。


没想到却被慕铎拒绝了。


慕铎环着他的细腰,细细啃咬着荼夭饱满软嫩的下唇,声音因此有些含糊不清。


“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你打伤了慕馨,他家人不会放过你的,只有乖乖待在我身边,我才能保护好你。”荼夭被吻的喘不过气,眼尾有些红,既是被吻逼出的,也是被气的:"可你这样跟软禁有什么区别"


慕铎眯着黝黑的眸,捏了捏他冰骨般的手腕,冷笑:“区别区别就是我还没找条链子捆着你!"


荼夭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不是哪样不是这么暴力、不是这么,阴郁冷漠慕铎心里有道冰冷且恶劣的声音说着:干脆让他知道真正的我好了,然后将他捆在床上扒开双腿,想什么,时候ao。但想法划过,慕铎终究没那么做,隐忍的舌尖都咬出了血,才勉强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对不起,是我太担心你了。”


他的道歉没安抚住荼夭,让荼夭更加质疑了。£9f5106


"担心可你的做法跟呈夙一样过分!"


“呈夙”算的上是慕铎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了,他眸中猛然间生出暴戾与不耐,狠狠捏住了荼夭的脖子。


“是么我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过分。”


他舔了舔尖锐的牙齿,对着荼夭后颈的腺体狠狠刺入。


当即便接受了这位表小姐的挑战。


他们开着学院提供的机甲,双双来到了比赛擂台场。场下,几乎全学院的人给慕家表小姐加油喝彩。


不过他们高估了表小姐,也低估了荼夭。比赛才一开始,毫不留情的荼夭便几乎是碾压般的扩之力。有高傲的自尊也被打碎了,屈辱的选择了认输。比赛却并未停止。那从开始便占据优势的机甲反而进攻愈发狠厉,直到用长长的铁剑将表小姐的机甲贯穿到了对面的墙上,比赛才以如此惨烈的结局终止。


全场死寂了三秒,随后传来齐齐的、愤怒辱骂的声音一一辱骂荼夭的心肠歹毒、心狠手辣。机舱内,荼夭脸色从不敢置信,到了苍白麻木,又转变为深深地绝望。从表小姐认输那刻起,他便已然开启了关闭机甲的程序,可就在这时,机甲失控了。荼夭就算想证明自己的无辜,看着从血泊中被救下来的表小姐,听者哪些愤怒的辱骂,一时也只剩下无措与茫然,从骨子里渗透无尽的寒意。最终还是匆匆赶来的慕铎解救了荼夭。x7慕铎的怀里,忽然就有些委屈,他白玉手指屈起,攥着慕铎的手指尖发白:“我没有故意伤她,是机甲出现故障了慕铎捏起他的手指安慰般吻了下,“好,我相信你。”说着,慕铎便叫来了专业人士来检查。专业人士很快检查完毕。


”没有任何故障。


还未从绝望中缓和出来的荼天又一瞬间掉到了地狱,脸色惨白的像一张纸。这次连慕铎都不相信他了。慕铎沉默了三秒,缓缓地将怀中的人推开,眼里写满了失望,“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是因为昨天她害了你,你便一-定要报复回去吗"张张合合,溢出无力的气息:“我没有慕铎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目光盯着他。


“荼夭,真没想到你心肠居然这么恶毒,你太让我失望了。”


他后退一步,转身就要离开。荼夭看着他的背影,心慌使得他''下意识的便追了上去,抱住他:“你也要像呈夙那样抛弃我了,是么"


慕铎后背僵了一僵,拳头攥紧,似是隐忍着什么,良久才转身,将人紧紧按住怀里。


这在外人看来,是对心爱人无可奈何的妥协,可只有郁情知道,那是目的得逞后7i奋的隐忍。


郁情薄凉的扯了扯唇,慕铎,老阴谋怪了。慕铎想借此掌控荼夭,他偏不让他如愿。郁情目光在机甲和那几个工作人员上扫了眼,指尖几道黑雾流窜了出去。有了慕铎的“保护”,这件事最终还是“平息”了过去,只以荼夭被开除为最终结局。


这件事给荼夭情绪上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他消沉了数日,方才勉强振作起来,想要外出去机甲基地练习。


没想到却被慕铎拒绝了。


慕铎环着他的细腰,细细啃咬着荼夭饱满软嫩的下唇,声音因此有些含糊不清。


“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


“你打伤了慕馨,他家人不会放过你的,只有乖乖待在我身边,我才能保护好你。”荼夭被吻的喘不过气,眼尾有些红,既是被吻逼出的,也是被气的:"可你这样跟软禁有什么区别"


慕铎眯着黝黑的眸,捏了捏他冰骨般的手腕,冷笑:“区别区别就是我还没找条链子捆着你!"


荼夭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不是哪样不是这么暴力、不是这么,阴郁冷漠慕铎心里有道冰冷且恶劣的声音说着:干脆让他知道真正的我好了,然后将他捆在床上扒开双腿,想什么,时候ao。但想法划过,慕铎终究没那么做,隐忍的舌尖都咬出了血,才勉强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对不起,是我太担心你了。”


他的道歉没安抚住荼夭,让荼夭更加质疑了。£9f5106


"担心可你的做法跟呈夙一样过分!"


“呈夙”算的上是慕铎最不想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