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万人迷每天都在修罗场被宠爱[快穿]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7.疯批A攻x被改造人鱼o受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2/3)页
别哭了,他们不爱你,我来爱你。”


美。"


“她”情不自禁的碰上去,那玫瑰手链顿时像是如临大敌般的刺了“她”一下。


啊!”


于晴疼得收回了手,脸都白了。


“荼夭同学你的手链上居然有刺,这么,危险的手链还是摘下比较好。”


”她”埋怨般的说着,荼夭缓缓道了声抱歉,非常敏锐的发现经此一遭,玫瑰手链上的花瓣黯淡了不少。是因为于晴血的缘故吗


荼夭无声勾了勾唇,睫羽微垂:“这是我未婚夫送我的东西,总不会伤到我的。"


“是么。”


于晴在淡淡说完这句话便不开口了。


荼夭隐隐察觉到“她”心情的糟糕,也没再说话,认真听课做笔记。玫瑰手链算是慕铎的能量所化,手链出了问题,他自然能很快感觉的到。


当天晚上,慕铎便用闲聊的口吻,聊起了手链的事。


他问手链是不是被什么人碰过了。被问起话时,荼夭正在吃着一颗草莓,甜嫩多汁的汁水从他饱满的下唇溢了出来,又被艳丽的舌尖舔净。明明是很正常的动作,放置在荼夭身上,却有一种妖精般的魅惑力。


慕铎的注意力又很快被他的唇瓣吸引了。荼夭想了想他的问题,“没有吧,可能是,上魔药课时不小心碰到药水了吧。”


慕铎不再纠结于此事,他黑眸沉沉的,像是汇着诡谲的黑云,走到荼夭的面前,用指腹暧昧的摩挲着他的下唇。那力道很轻柔,使得荼夭唇瓣有些许电流流过般的酥麻,他不自在的刚想偏头躲开,就听到面前的人声音低沉道:“你想知道的。事,我已经查到了。荼天,我可以吻你吗


荼天眼睛猛地睁大,羞赧泛上了脸颊,他有些想拒绝,但一想这会是换取真相的筹码,他最终还是闭上了眼:话音刚落,随之荼夭便感觉自己的下颌被捏紧,随即是狂风暴雨般的掠夺。


自现有没被消除的记忆里,荼天还是第一次看到清贵温柔如君子一般的慕铎展现出这样的一面。


对方啃咬着他的嘴唇还不够,舌头卷着‘他的舌尖舔吮,吮的他舌根都在发麻发软,使得他口腔每一处领地都被占据。4101331040=


最令荼夭难以忍受的是,慕铎吻他的同时,手指还在轻轻按着他后颈的突起。那处算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他被亲的浑身发软,眼尾嫣红,止不住呜咽,眼看着鱼尾便要不可控的露出来,荼天终是没忍住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推开。


他在慕铎眼里看到了被打断的不悦与阴鸷,等再看去,阴鸷已然被柔和的目光所取代,快的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


但那丝错觉般的阴鸷还是,他皱眉:


慕铎努力压住眸中的不愉,握住了他纤细的腰肢,温柔道:荼夭又想推拒,却见慕铎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荼夭,别让我生气。"荼夭只好将拒绝的话吞进肚子里:“好吧。"先前暧昧的吻,似乎在卧室不大的空间独处都变得处处充满了危险。


荼天知道慕铎对他好,但他真的不想用那种方式来报答他,进入房间后,便离了慕铎有两米的距离。


他以为这是足够安全的距离,但在慕铎看来却觉得非常不屑。


只要他想,藤蔓完全可以在不到一秒内将荼夭裹成粽子送到他面前。


慕铎眸光嘲弄的看着他:“如果‘你想站在那里听也可以。


反正,这个看起来像个冰雕做的浑身是刺狐胃的小人鱼很快就会承受不住打击,重归他怀抱的。


他悠然平淡的说出了自己“调查”的真相。


也没有吊人胃口,将呈夙说的那段“用玩腻的玩具换皇位”的话播放给荼夭听。


然后不出他所料的,那个对呈夙仍怀有希冀的小人鱼澈净的眸中瞬间滴出涟涟的珍珠般的泪,崩溃了。


他哭的眼尾是妖冶的红,因为伤心,双腿都变成了蓝色漂亮的鱼尾,在地板上无力垂下。蹼爪捂住脸,却仍有珍珠泪溢出。


看起来又可怜,又想让人玩弄得更多分,让他哭的更多一点。


慕铎看着看着,就硬了。


他将人鱼搂在怀里,手掌从柔顺的头发抚到了蝴蝶般的翅骨,又到了腰肢与鱼尾无缝衔接的地方。


“别哭了,他们不爱你,我来爱你。”


美。"


“她”情不自禁的碰上去,那玫瑰手链顿时像是如临大敌般的刺了“她”一下。


啊!”


于晴疼得收回了手,脸都白了。


“荼夭同学你的手链上居然有刺,这么,危险的手链还是摘下比较好。”


”她”埋怨般的说着,荼夭缓缓道了声抱歉,非常敏锐的发现经此一遭,玫瑰手链上的花瓣黯淡了不少。是因为于晴血的缘故吗


荼夭无声勾了勾唇,睫羽微垂:“这是我未婚夫送我的东西,总不会伤到我的。"


“是么。”


于晴在淡淡说完这句话便不开口了。


荼夭隐隐察觉到“她”心情的糟糕,也没再说话,认真听课做笔记。玫瑰手链算是慕铎的能量所化,手链出了问题,他自然能很快感觉的到。


当天晚上,慕铎便用闲聊的口吻,聊起了手链的事。


他问手链是不是被什么人碰过了。被问起话时,荼夭正在吃着一颗草莓,甜嫩多汁的汁水从他饱满的下唇溢了出来,又被艳丽的舌尖舔净。明明是很正常的动作,放置在荼夭身上,却有一种妖精般的魅惑力。


慕铎的注意力又很快被他的唇瓣吸引了。荼夭想了想他的问题,“没有吧,可能是,上魔药课时不小心碰到药水了吧。”


慕铎不再纠结于此事,他黑眸沉沉的,像是汇着诡谲的黑云,走到荼夭的面前,用指腹暧昧的摩挲着他的下唇。那力道很轻柔,使得荼夭唇瓣有些许电流流过般的酥麻,他不自在的刚想偏头躲开,就听到面前的人声音低沉道:“你想知道的。事,我已经查到了。荼天,我可以吻你吗


荼天眼睛猛地睁大,羞赧泛上了脸颊,他有些想拒绝,但一想这会是换取真相的筹码,他最终还是闭上了眼:话音刚落,随之荼夭便感觉自己的下颌被捏紧,随即是狂风暴雨般的掠夺。


自现有没被消除的记忆里,荼天还是第一次看到清贵温柔如君子一般的慕铎展现出这样的一面。


对方啃咬着他的嘴唇还不够,舌头卷着‘他的舌尖舔吮,吮的他舌根都在发麻发软,使得他口腔每一处领地都被占据。4101331040=


最令荼夭难以忍受的是,慕铎吻他的同时,手指还在轻轻按着他后颈的突起。那处算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他被亲的浑身发软,眼尾嫣红,止不住呜咽,眼看着鱼尾便要不可控的露出来,荼天终是没忍住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推开。


他在慕铎眼里看到了被打断的不悦与阴鸷,等再看去,阴鸷已然被柔和的目光所取代,快的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


但那丝错觉般的阴鸷还是,他皱眉:


慕铎努力压住眸中的不愉,握住了他纤细的腰肢,温柔道:荼夭又想推拒,却见慕铎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荼夭,别让我生气。"荼夭只好将拒绝的话吞进肚子里:“好吧。"先前暧昧的吻,似乎在卧室不大的空间独处都变得处处充满了危险。


荼天知道慕铎对他好,但他真的不想用那种方式来报答他,进入房间后,便离了慕铎有两米的距离。


他以为这是足够安全的距离,但在慕铎看来却觉得非常不屑。


只要他想,藤蔓完全可以在不到一秒内将荼夭裹成粽子送到他面前。


慕铎眸光嘲弄的看着他:“如果‘你想站在那里听也可以。


反正,这个看起来像个冰雕做的浑身是刺狐胃的小人鱼很快就会承受不住打击,重归他怀抱的。


他悠然平淡的说出了自己“调查”的真相。


也没有吊人胃口,将呈夙说的那段“用玩腻的玩具换皇位”的话播放给荼夭听。


然后不出他所料的,那个对呈夙仍怀有希冀的小人鱼澈净的眸中瞬间滴出涟涟的珍珠般的泪,崩溃了。


他哭的眼尾是妖冶的红,因为伤心,双腿都变成了蓝色漂亮的鱼尾,在地板上无力垂下。蹼爪捂住脸,却仍有珍珠泪溢出。


看起来又可怜,又想让人玩弄得更多分,让他哭的更多一点。


慕铎看着看着,就硬了。


他将人鱼搂在怀里,手掌从柔顺的头发抚到了蝴蝶般的翅骨,又到了腰肢与鱼尾无缝衔接的地方。


“别哭了,他们不爱你,我来爱你。”


美。"


“她”情不自禁的碰上去,那玫瑰手链顿时像是如临大敌般的刺了“她”一下。


啊!”


于晴疼得收回了手,脸都白了。


“荼夭同学你的手链上居然有刺,这么,危险的手链还是摘下比较好。”


”她”埋怨般的说着,荼夭缓缓道了声抱歉,非常敏锐的发现经此一遭,玫瑰手链上的花瓣黯淡了不少。是因为于晴血的缘故吗


荼夭无声勾了勾唇,睫羽微垂:“这是我未婚夫送我的东西,总不会伤到我的。"


“是么。”


于晴在淡淡说完这句话便不开口了。


荼夭隐隐察觉到“她”心情的糟糕,也没再说话,认真听课做笔记。玫瑰手链算是慕铎的能量所化,手链出了问题,他自然能很快感觉的到。


当天晚上,慕铎便用闲聊的口吻,聊起了手链的事。


他问手链是不是被什么人碰过了。被问起话时,荼夭正在吃着一颗草莓,甜嫩多汁的汁水从他饱满的下唇溢了出来,又被艳丽的舌尖舔净。明明是很正常的动作,放置在荼夭身上,却有一种妖精般的魅惑力。


慕铎的注意力又很快被他的唇瓣吸引了。荼夭想了想他的问题,“没有吧,可能是,上魔药课时不小心碰到药水了吧。”


慕铎不再纠结于此事,他黑眸沉沉的,像是汇着诡谲的黑云,走到荼夭的面前,用指腹暧昧的摩挲着他的下唇。那力道很轻柔,使得荼夭唇瓣有些许电流流过般的酥麻,他不自在的刚想偏头躲开,就听到面前的人声音低沉道:“你想知道的。事,我已经查到了。荼天,我可以吻你吗


荼天眼睛猛地睁大,羞赧泛上了脸颊,他有些想拒绝,但一想这会是换取真相的筹码,他最终还是闭上了眼:话音刚落,随之荼夭便感觉自己的下颌被捏紧,随即是狂风暴雨般的掠夺。


自现有没被消除的记忆里,荼天还是第一次看到清贵温柔如君子一般的慕铎展现出这样的一面。


对方啃咬着他的嘴唇还不够,舌头卷着‘他的舌尖舔吮,吮的他舌根都在发麻发软,使得他口腔每一处领地都被占据。4101331040=


最令荼夭难以忍受的是,慕铎吻他的同时,手指还在轻轻按着他后颈的突起。那处算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他被亲的浑身发软,眼尾嫣红,止不住呜咽,眼看着鱼尾便要不可控的露出来,荼天终是没忍住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推开。


他在慕铎眼里看到了被打断的不悦与阴鸷,等再看去,阴鸷已然被柔和的目光所取代,快的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


但那丝错觉般的阴鸷还是,他皱眉:


慕铎努力压住眸中的不愉,握住了他纤细的腰肢,温柔道:荼夭又想推拒,却见慕铎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荼夭,别让我生气。"荼夭只好将拒绝的话吞进肚子里:“好吧。"先前暧昧的吻,似乎在卧室不大的空间独处都变得处处充满了危险。


荼天知道慕铎对他好,但他真的不想用那种方式来报答他,进入房间后,便离了慕铎有两米的距离。


他以为这是足够安全的距离,但在慕铎看来却觉得非常不屑。


只要他想,藤蔓完全可以在不到一秒内将荼夭裹成粽子送到他面前。


慕铎眸光嘲弄的看着他:“如果‘你想站在那里听也可以。


反正,这个看起来像个冰雕做的浑身是刺狐胃的小人鱼很快就会承受不住打击,重归他怀抱的。


他悠然平淡的说出了自己“调查”的真相。


也没有吊人胃口,将呈夙说的那段“用玩腻的玩具换皇位”的话播放给荼夭听。


然后不出他所料的,那个对呈夙仍怀有希冀的小人鱼澈净的眸中瞬间滴出涟涟的珍珠般的泪,崩溃了。


他哭的眼尾是妖冶的红,因为伤心,双腿都变成了蓝色漂亮的鱼尾,在地板上无力垂下。蹼爪捂住脸,却仍有珍珠泪溢出。


看起来又可怜,又想让人玩弄得更多分,让他哭的更多一点。


慕铎看着看着,就硬了。


他将人鱼搂在怀里,手掌从柔顺的头发抚到了蝴蝶般的翅骨,又到了腰肢与鱼尾无缝衔接的地方。


“别哭了,他们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