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万人迷每天都在修罗场被宠爱[快穿]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27.郁邢宴京打起来!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宴京感觉浑身血液凝固住了。


如果他面前有一面镜子,他一定能看到自己的脸色有多么惨白。


嘴唇抖动了一下,他才艰涩的开口:“你是怎么知道的?郁邢告诉你的?”


黑布被少年的泪洇湿了,他哽咽了下,方才偏过头,似是难过极了。


少年无法接受目前的一切,宴京又何尝不是?事情败露的惶恐使得他内脏仿佛都在扭曲偏移,痛苦反倒让他意识无比的清醒。


他神情是阴鸷疯狂,心底恨透了郁邢。


如果不是郁邢,他的计划又怎么可能败露?


他恨不得扒郁邢的皮抽他的骨,恨的要让他为之付出代价,但不是现在。


至少做这些事前,他要先安抚住他的雀儿,不是吗?


于是宴京扯了扯唇角,病态的笑了,他将恐惧的少年揽入怀里,眼神痴狂:“是宴京哥哥错了。可小瑜,你知道吗?我爱你啊!小瑜这么迷人,宴京哥哥害怕失去你才会做出这么偏激的行为,所以小瑜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吗?”


他眼神近乎贪婪的看着少年,想看到心软又乖巧的少年像以往那样轻轻点头原谅自己。


但他错了,少年非但没妥协,反而哀凄的笑了:“你真的是爱我吗?你只是借着爱我这个名义行一己私欲罢了。”


宴京脸色彻底变了,面对少年的质疑,他只能强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是又怎么样?如今你在我手里,直到玩腻为止,你都休想离开我。”


少年抿了抿嫣红的唇。如果宴京摘下眼罩,就能发现,少年的眼睛是黯淡的,充满了对他的失望。


他声音很轻,像是呢喃,又仿佛包含了无尽的忧伤。


“明明以前的宴京哥哥很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呢?”


宴京身形猛地颤抖了一下,就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悲。


——即使是少年曾依赖过的他,却也不是真实的自己。


但现在的宴京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少年了,就仿佛被驯化的狗离不开自己的主人。


只距离挨得稍远,便仿佛有剧毒在灼痛他的内里、痛击着他的灵魂。


人前矜贵优雅的贵公子终究是沦陷了,不顾形象的便跪在了床边,将脸埋在了少年的掌心里。


“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我再也不会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事了!”


他慌乱无措,他绝望讨饶,他动作堪称小心翼翼的将眼罩摘下,又脱下自己的风衣将少年盖好。


仿佛这样做,便能表示自己的恳切决心。


却仍旧没能挽回少年的心。


少年眼眶挂着泪,眼含悲伤的看着他:“原谅你这一次,然后继续任由被你关起来吗?”


宴京浑身一僵。


“宴京哥哥,我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我的手机有定位,很快他们就会来救我了。”


-


很快有多快?


几乎是话音刚落,门板便被暴力撞开。


紧接着是郁邢闯了进来。


他英俊的眉目满是狠戾,在看到少年衣衫被撕成布条,上半身近乎裸、露,更是目眦尽裂,想都没想就捏紧拳头砸向宴京。


“你这个禽兽!”


郁邢痛恨宴京竟做出绑-架荼夭的行为,宴京又何尝不在痛恨他背后捅自己刀子的举动?


两人“仇人见面”般双目赤红,很快便扭打起来。


郁邢虽更强壮,但宴京却也学过格斗术,一时间两人有来有往不相上下。


许是由于愤恨打得过于忘记环境,他们没发觉,本应坐在床上、被风衣包裹着少年,此刻依赖般的以公主抱的姿势被昭九抱在怀里,眼尾是昳丽的红,笑吟吟的看着这场打斗。


“昭九哥哥啊,你说他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们只是我的玩具呢?”


荼夭贴近昭九耳畔,轻笑着说出这句话。


昭九有一瞬的目眩神迷,他很快冷静下来看着这场闹剧,心下已有了答案。


他们不会发现的。


就算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呢?愤恨、报复?


只会像争宠的妒夫继续沦陷下去罢了。


就比如他一样。


即使知道自己也是荼夭无聊间拿来消遣的玩具,却也无法放手。


没关系的。只要他是荼夭最喜爱的玩具,那就够了。





打得两败俱伤,两人才精疲力竭的坐在地上,齐齐看向床榻上。


那处的人已经离开了。


郁邢的笑有些讽刺:“你后悔了,我知道,你后悔了,别否认。”


宴京沉默片刻,才哑声:“是,我后悔了。”


他们两个都已经后悔,那个游戏自然也就直接终止。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做了一个决定——


游戏的事,绝不能让荼夭知道!


-


他们两人做了这个决定,殊不知,荼夭早就心知肚明。


在看够了闹剧,才被昭九抱回到了车上。


昭九坐在驾驶座上,通过车内的后视镜,能看到荼夭慵懒的躺靠在后座上。


黑色的座椅与肌肤的白成了鲜明对比,那自下颌到喉结的弧线美的撩动人心。


昭九不免心神有些紊乱。


但紧接着,黑色风衣微微下移间,那露出的绯红痕迹便狠狠刺痛了他的双眼。


情绪震荡间,昭九一个刹车就撞进了旁边的草坪里。


荼夭适才微掀眼皮,见昭九正死死盯着自己的锁骨处,他低头看,微一挑眉。


或许是昏迷时宴京做的,那处正烙下一排的梅花印。


荼夭不由有些玩味的笑了,又故意敞开了几分,指腹在梅花印上轻轻按压:“怎么办?我不喜欢这个痕迹,不然昭九你来给我覆盖一下?”


本是秉着调戏的念头,却不曾想昭九当真了。


眼前一暗,下一秒荼夭便感觉自己被按在车座上,锁骨隐隐有些痛。


昭九几乎是发了狠的撕咬,眼神凶戾的像狼。


——当荼夭最爱的那个玩具。


这是昭九之前的想法。


可此刻,他忽然有些想要改变主意了。


就算要当个玩具,为什么他不能是荼夭唯一的玩具呢?


饿极的狼忍不住动手了,张开尖锐的獠牙,在猎物上留下了只属于他的印记。


没关系的。只要他是荼夭最喜爱的玩具,那就够了。





打得两败俱伤,两人才精疲力竭的坐在地上,齐齐看向床榻上。


那处的人已经离开了。


郁邢的笑有些讽刺:“你后悔了,我知道,你后悔了,别否认。”


宴京沉默片刻,才哑声:“是,我后悔了。”


他们两个都已经后悔,那个游戏自然也就直接终止。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做了一个决定——


游戏的事,绝不能让荼夭知道!


-


他们两人做了这个决定,殊不知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