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
我难道真的是天选之子
导航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少年千户,开始也是结束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
点击下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3)页
  顺天府,锦衣卫指挥使唐家。昔日唐家家主唐青被称“血色锦衣”,朝堂上下无不谈唐变色。

  唐府所在位置距离皇宫只有三条街道,是一套五进院子,步行一刻钟就可以到达宫门。这院子乃先皇所赐,这彰显的是荣誉也是皇家对其的恩宠。

  唐家先祖是大明朝的世袭百户,后因为世袭后的唐青为人武勇,是当时顺天府第一高手,一手刀法、马槊与骑射之术一时无二,且尤其擅长侦查。唐青世袭职务的同时也继承了祖祖辈辈积累的丰富执法经验。在先皇怠政二十多年期间,锦衣卫为其幕后掌控朝局提供情报依托。而其中唐青历经十几年后,从一个毫不起眼的一个百户角色慢慢的进去了皇爷的视线当中,几经隆恩后迁至锦衣卫指挥使,同时也正式成为皇爷直接握在手中的利刃。而后,唐青权势一飞冲天,同时办事凭借更加的果决与狠辣,几经嘉奖先是赐了一套繁华又靠近皇城的五进大院子(一个被唐青取证并抄家的士大夫宅邸),后又允许直接世袭千户,荫子一名。

  当时圣意正眷,唐府不是朱门胜朱门,来往宾客宛如闹市。然而现在的唐府可谓门可罗雀的大门高挂起了白色灯笼与蓝色挽联。这正映了那句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自从土木堡之变朝中将门勋贵被耗尽最后一滴元气后的几十年里,朝堂变成文官们权利与名望的争夺场所,党争成了这个时代的主旋律。于此同时,自太祖开始保持的清正廉洁的官场氛围慢慢的变质,而且越来越严重。

  先帝怠政,十几二十年不开恩科,重用唐青为的是什么,改变官场氛围?维护大明百姓的利益?不,为的是加强日渐式微的皇权;为的是皇室的威严;为的是权术的平衡,这样自己可以接着在深宫饮酒做乐的同时控制朝局。这个也是一个非常无奈的举措,在这个士大夫把挨廷杖当做成为当直臣、名士的标杆的时代,皇爷在朝堂几乎没有什么话语权。

  那么为什么先帝重用唐青,而不是李青、刘青?第一,唐青武勇,无人能敌,起码在顺天府是第一高手,除了权利能杀他的只有他自己;第二,为人忠诚,从小小百户开始就是坚定的皇权维护者。在这个士大夫当权的时代,即便是皇爷的亲军,也不可能丝毫不受影响,其中锦衣卫指挥使就爱以文人自居,并喜结交士大夫,虽然大多的时候都只是捧着的是臭脚,但依旧乐此不疲且引以为荣。而身为皇权维护者的唐青,就像出自淤泥之中的莲花,那么的夺目;第三,家世清白,已经是在顺天府世袭几届百户了,亲朋好友都在顺天府,包括姻亲也是顺天府人;第四,家里产业也在顺天府,三百多亩良田外加百亩俸田,三个商铺,这是几代人的辛勤的积累使其成为一个比较盈实的小康之家。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当中成长的他,在抵御诱惑的能力就会比较强,能够长久保持忠诚。

  因此唐青也没有让先皇爷失望,用他的武勇、智慧与祖辈积累的经验成为了先皇爷的利刃,划开了一丝官场那充满魑魅魍魉的雾霾,同时也为皇爷充实不少内库。他也因此被人暗地里称呼为“血色锦衣”,让朝堂上下无不谈唐变色。原先唐青是百户白色锦衣飞鱼服官服,现在的是锦衣卫指挥使深红色锦衣飞鱼服官服,他的升迁被称之为是血染红的。

  然而先帝在上个月驾崩了,新任皇帝是一个二十几岁的愣头青,深受那些自诩清流名士的影响,觉定改变先皇留下的沉珂,还朝堂清明。于是在上个月唐青“徇私枉法”被御史上奏与陛下,新帝大怒,痛斥大理寺不作为,并遣黄门宣唐青。最后唐青被压入天牢,等大理寺彻查。几日前,唐青因在天牢郁郁而暴毙,于是有了唐府的丧事。

  入夜,唐府偏厅。

  “大家都坐,父亲已经离世,但是日子还是要过的,如今我们兄弟三人也要好好合计以后的事情。”说话的是唐文,是唐青长子,但并非嫡子,是唐青与侍妾林湘长子。林湘原是秦楼的头牌潇湘,赎身后改名林湘。因为唐青婚后一直未有子嗣,其妻见他喜欢就为他纳的一房妾室。

  “所谓长兄如父,现在父亲不在了,那么就理因兄长操持家里。”唐课看了一眼唐琪说道。唐课是唐青三子,与唐文是一母同胞。

  唐文看了一眼唐琪,见他没有回话就接着说:“既然如此,今日父亲已经下葬了,那家里以后的事情就要说清楚。第一这千户世袭之事,第二家里的产业的的划分。”

  其实他们不说唐琪也非常明白,在治丧期间,他们庶子兄弟二人就上蹿下跳,这是要分家业。果然任何坚硬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还是崩塌的,无论堤坝还是家族乃至于一个王朝都是一样的。唐琪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因为无论怎么样,自己都有绝对的主动权。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会显得苍白无力,何况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

  最后唐文鼓起勇气说:“琪弟,你平日深受父亲教导,父亲的武艺和本事都基本学会了,即便父亲不会的你也会,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并且你是嫡子,理因由你继任千户,而且几天早上黄门传旨,旨意上说你这是要去南直隶应天府当差。而家里的产业都在这顺天府,但是为兄常年处理家里的产业,对田产熟悉,所以呢,以后就由你继任千户以及这个宅子也是你的,那个城外庄子里的几百十多亩的地就给我这个不成气候的哥哥吧,还有就是三弟毕竟是我们的亲兄弟,所以城里的铺子和老宅子就归他如何?”

  唐课一脸希冀而又忐忑的看着唐琪,以为他们知道,无论怎么样都会由唐琪做决定,因为他才是嫡子。不过他们倒是清楚得很,父亲在世时,因公而得罪非常多人,只有尽快分离才有可能避免这些无妄之灾,只是他们都吃相稍微有点过了。

  其实做为一个来着二十一世纪,生于红旗下,并且在那旗帜下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唐琪来说,对于家庭财富的占有欲望并没有那么强。以为原本就出生与一个平凡的家庭,过着平凡的生活,家里也没有什么财产可以继承,唯一的可以继承的应该就是所在的一个粤北小城之中的近郊原国级干道现省级干道路边的一栋三层自建房。

  “大哥,好像那几百十亩地里面好像有一百亩是指挥使的俸田吧?”唐琪一脸玩味的看中唐文。

  “这个,这个,不是二弟你对田产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知: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